單仁平:歷史復制了貿易戰中的擾亂視聽者
更新時間:2019-05-27  來源:環球時報

  一篇題為《對貿易戰的一點感想》的網文上周在互聯網上傳播,文章由“孫立平春秋筆”公眾號發出,引來有人對清華大學一位教授的猛烈批評,該教授隨后表示文章和公眾號都與他沒有關系。

  《對貿易戰的一點感想》將美方對貿易戰的責任撇得一干二凈,并且指責中國社會在用“戰爭思維”來分析美國對華的“合法行為”。文章將美國違反世貿規則對中國產品大規模征稅和違反商業道義對華為等公司的斷供做了荒誕的比喻,稱這相當于一個天天給你送花的人有一天突然不送了,你不能因此而責怪人家。

  這篇文章究竟是什么人寫的,我們無從而知。然而中國社會這么大,有這種怪誕的聲音發出并不奇怪,它的作者是誰大概并不重要。

  美對華開打關稅戰以來,互聯網上不時冒出一些給美方極端勢力幫腔、要求中方反思并且無條件讓步的帖子,應當說同樣不奇怪。除了對策略本身的認識分歧,個人或小群體與主流社會不同的具體利益也會導致這種情況。毋庸諱言,中國的確有極少數人更希望看到美國成功壓服中國,他們的這種態度可以從社會多元化的角度得到解釋。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極個別聲音與中國14億人大社會的主流聲音比起來原本微不足道,但互聯網放大、強化了他們的聲音,使它們聽上去更加刺耳。

  我們不應試圖也無法做到把社會圍繞貿易戰的看法變成統一的聲音,21世紀的中國只能接受多元化作為我們社會迎接重大挑戰時輿論生態的基本面貌。但這不意味著意識形態上的放棄,我們需要同時致力于超越它,實現必不可少的、強大的國家團結。

  我們希望,在政府和主流輿論力量的引導下,中國社會能夠排除各種極端聲音的干擾,圍繞當前局勢形成以下重大共識。

  第一,美國在對中國發起一場全面的戰略施壓,中國需要通過堅決的抵制贏得與美國的平等談判權利,驚慌而無原則的退讓會助長美方的囂張氣焰,從而對中國造成更為嚴重的長期戰略損害。

  第二,“主降派”在哪個時代中國面臨外部嚴重脅迫時都會出現,盡管在現代社會條件下他們有發聲的權利,但他們無疑在把個人和小群體的利益置于首位,他們沒有與中國絕大部分公眾同心同德。中國歷史一定會以中華民族的利益為本位對他們的表現給予負評和譴責。

  第三,當前應盡量把輿論斗爭的重心鎖定在對外方向上,我國社會內部的爭論不應過于突出、激烈。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該與美國社會做“攀比”,好像那邊爭論很激烈,我們這邊就應同樣如此。要看到兩國體制不同這一現實,還要看到美方逞能發動貿易戰必然導致的輿論分裂。中國社會更高的團結是我們的優勢,而決非短處。

  第四,中國今天的對外開放面是近代以來最大的,社會經濟成分、人們的利益格局則是新中國以來最為多元的,而社會團結的政治資源也是當今世界各國中最充足的。這一切會讓中方在這場對美博弈中的集體表現別開生面,我們會整體上更有彈性和韌勁,支點更多,以多手對付美方多手的能力更加充裕。

  第五,這是中國社會很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迎擊外部的重大挑戰,不能不說我們對開展這樣的博弈有點生疏了,社會上難免有一些人感到擔心。然而有黨中央的堅強領導,有各領域主流群體的眾志成城,一些猶豫的人會逐漸跟上大隊伍的,極少數別有用心者在搞些小動作的同時,最終也只能自認孤立和邊緣。(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單仁平)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點擊排行